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正文

刘纪鹏:打造世界一流国企,应从所有者改革入手

发布时间:2017-11-10 阅读量: 返回>>

摘要: 现在国企改革的阻力不在下面而是在上面,不是在经营者而是在所有者,不是在产品经营层面,而是在资本运营方面。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认为,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就是要形成一批在国际资源配置中占有主导地位的领军企业、在全球行业发展中具有引领作用的企业、在全球产业发展中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企业。

那么,世界一流强国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打造世界一流强国企的着力点又在哪里呢?就此,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院院长刘纪鹏。

 

从所有者入手 分类管理     

 

企业观察报:根据十九大会议精神,您认为国企改革的方向与着力点在哪里?

刘纪鹏:当前,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进入新时代,最主要的特点就是从过去简单的商品经济,进入到资本经济时代。其中的关键点在于,资本经济不仅是一种运营的手段、交易方式,更重要的是要研究资本的管理手段。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已经明确指出,国资委要从管人、管事、管资产推进到管资本,资本管理的最大特征,就是从资本的所有者的组织体系、管理手段、管理制度和方式,探索国资改革的新思路。

从管理者的组织体系来看,目前划分并不清晰,既有资本管理的空白,又有资本管理的重复。因此,要对现有的国有资产进行分类管理,使现有体制条理化、清晰化。要把经营性、公益性、非经营性的国有资产进行区别。例如,资源类、事业单位类的,有必要成立一个国有资产管理体系;而在经营类里,又要把赢利类国有资产和具有公益属性经营类的国有资产分开。

 

企业观察报:要建立一个国有资产管理体系,对国企怎样进行分类管理?

刘纪鹏:在资本管理体制下,追求赢利性的国有资本,应该统一规划到国务院国资委名下,有些公益性、战略性,属于国家公共预算、不以赢利为目的国企,如中储粮、中储棉等保障性企业,及国家一些军工企业,应该纳入财政部的国有资产管理名下。

下一步的国资改革方向,就是要所有者和经营者职责彻底分开。明确各自分工后,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企业观察报:当下国企改革的阻力在哪个环节?

刘纪鹏:现在国企改革的阻力不在下面而是在上面,不是在经营者而是在所有者,不是在产品经营层面,而是在资本运营方面。其核心是明确资本管理的组织体系与分工。

所以我认为,下一步推进国资改革的方向,就是要从国有资本所有者和产权归属的角度,分清楚国有资产经营性和非经营性的资源类、事业类国有资产的不同。同时,在经营性国企当中,明确具有赢利属性的国有资本,和不以赢利为目的的国企之间在管理归属上的划分。前者是国资委,后者是财政部。


国际强企的两大特征

 

企业观察报:您认为国际一流的现代化强企应该有什么特征?

刘纪鹏:应该具有两大特征。一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征,以公有制为主,多种所有制形式并存,在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国民经济基础产业上,要坚持国有控股。同时,需要借鉴国际市场经济发展中现代公司制度的规范,在坚持国有控股前提下,吸收外资、民资以及公众资金,形成现代公司产权基础;以国有控股为主,股份制公司作为连接外资、民资的主要纽带和方式。在以我为主、适当多元的背景下,按照现代公司的基本规范进行运营。


企业观察报:您可否举例说明?

刘纪鹏:以招聘职业经理人为例。在实现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后,具有竞争性的股份公司在招聘职业经理人时,不应该再限薪限酬,打破所谓的不能突破公司工资总额这样一系列的束缚。应该在国有资本为主、产权多元的背景下,借监国际上现代公司的基本运作规范,在管理和经营上,尊重国际规范。以我为主、产权多元,同时按照现代股份公司的国际规范进行运转,并招聘职业经理人。做到这几点,中国的国企就一定能成为国际强企。


基于互联网开拓新兴产业

 

企业观察报:优化国有资产,未来国企应该重点往哪个产业布局?

刘纪鹏:不仅要考虑目前98家央企布局的现状,还要根据工业4.0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特点,来完成供给侧结构改革,取长板补短板,电信、电力、铁路、石油、航空等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必须固守。

从目前来看,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战略制高点,只存在产品和技术的升级换代,并不存在整体的产业替代。所以,必须要大力加强从低端向高端制造业发展的方向。例如铁路的高铁和电力的特高压电网,就充分说明了这样的基础产业,只存在技术产品的结构调整和升级换代,而不存在产业的替代和退出。

 

企业观察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特点是什么?

刘纪鹏: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归纳为“互联网+人工智能”。中国经历近40年的改革开放,在制造业和国民经济基础产业上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近40年的投资和改革,使得企业在步入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今天,优势正在集中爆发。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机器人、大数据、智能化生产等,都是未来互联网开拓新兴产业的发展方向。

归纳上述,应把握两个层面,一是电信、电力、铁路、石油、航空等基础产业的改造和升级换代。二是互联网+人工智能,新兴产业中的创新、创造和创业。

 

企业观察报:回首过去五年,您认为国企改革有哪些成就与遗憾?

刘纪鹏:从大环境上看,目前利润还是喜人的,但并不是国企历史上的最佳状态。

从国企改革的角度看过去的五年,符合市场经济改革的方向,让国企发生关键性变革的措施,落地的并不是很多。相反,有很多和市场经济现代化公司不相适应、不了解国资改革正确方向、反而在局部上出现争议、现实中出现了难以调动大家积极性的现象。

因此,过去五年,国资国企改革在环节上并不令人很满意。十九大进入新时代,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编注:原文摘自2017-11-6 《企业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