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正文

刘纪鹏:必须疏通新三板堰塞湖

发布时间:2017-06-12 阅读量: 返回>>

“新三板再分层:政策红利与投资机会”主题高峰论坛暨第三届全国新三板价值分析大赛颁奖礼于201769日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召开,本次论坛是由广州市科技金融综合服务中心、新三板智库、东北证券、天风证券、SFC南方财经全媒体五家单位联合举办的新三板主题高端论坛。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教授发表了题为《必须疏通新三板堰塞湖》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刘院长一如既往地为新三板的未来疾呼。 

刘院长认为,目前新三板的症结主要表现在两方面:首先是信心不足;其次是太稳,稳定到市场没有发展。但新三板是发展大计,必须要发展,因为没有发展就没有稳定。资本市场如果不起来,就没有金融稳定。今天中国这么多钱向何处去?他认为必须引到资本市场,在他看来,这才是一个中国崛起的主战场。为此,他对新三板发展给出了一揽子的建议,他认为首先要建立信心、其次是解决流动性。在刘教授看来,分层的目的是要解决流动性,解决流动性的具体举措有:推出集合竞价、降低投资者准入门槛、做市商之外引入基金、转板和推出精选层。最后刘教授特别强调伟大中国梦建立在伟大资本市场基础上,没有强大的资本市场就没有中国梦。

 

以下为刘院长讲话实录:

 

谢谢大家! 

我真的没有想到,现在三板还有这么多人感兴趣,这么多朋友还在对我们资本市场,对三板市场仍然坚定信心。这么多年,从中国资本市场诞生到现在,我一直都是深度的参与。1992年创办老三板,就是今天大家关注的所谓两网残留企业,还有退市企业,当时就是老三板前身。三板92年到现在多少年了? 

今天我们话题又是谈“三板”“政策红利与投资机会”。政策红利在哪?现在谁在研究这些政策红利?谁在决定政策红利何时出台?怎么出台?投资机会,现在资本市场投资机会在哪?现在机会有没有? 

再一个就是“三板”向何处去?这个话题要从正能量谈,为什么我犹豫这么长时间?今天上午我才开始准备我讲什么,就是因为我看了一下过去讲的“三板明天更美好”、“寒冬过去就是春天”。可是这个“明天”到底是哪一天?这个寒冬过去怎么还是寒冬?这么漫长? 

我在想要不要发言定为“三板红旗还能打多久?”、“三板向何处去”?最后确定了这个题目——必须疏通新三板堰塞湖。实在不行,会上大家呼吁,我带头。

 

一、新三版的症结

 

(一)信心不足

 

首先是信心不足。看数量,现在数量也不行了,质量也下降了,甚至原来这么多对三板充满希望的人都在离开三板井冈山,投奔到那边(中小板)去了。到那边也不招人待见,上个月有三板企业找我来,说刘院长你帮助我做课题,很好的企业,当年怎么一失足就上三板了?还进创新层了?一交易出现三类股东。那些资管产品、很多的基金产品,现在法律不明。我这边摘牌了,沪深交易所那边也不要,怎么这么可怜了?最后留了一句话,“三板害了我”。

 

(二)太稳

 

再这样下去,市场倒是稳定了。稳定到这种程度没有流动性,稳定到大家一肚子苦水,稳定到最后沸腾就不好了,这念头是需要稳定的时期。

 

“十九大”之后我们拉开工作,没有发展何来稳定?三板就是一个名义,你看看它太稳了,就是因为不发展,停顿的关系。所以哪怕告诉大家一个确切时间表,让我们大家再坚持,坚持到何日?

 

回顾这样一个概况,我想我们刚才谈到这个主题,所谓“正能量”大家看今年几个文件,证券法修改、两会、总理报告、刘主席讲话全都在谈新三板。未来的发展除了深入中小创之外,还有一个全国性股票交易所,这说的就是新三板。那么在这个新三板发展当中还不是股转公司了,其他的全国性股票交易所连场所都删了,实际上就是要出现北京股票交易所,这本来都是很正能量的事。三板是发展大计,必须要发展。

 

从资本市场来看如果你到现在稳定的什么都不干,稳定成一潭死水,不是一江春水,稳定成大家从坚定信心变成一肚子苦水,何来稳定?所以今天必须明确一个观点,没有发展就没有稳定。因此那些人试图以为一发展就出问题,特别是三板市场不可控,骗子公司多,没有人把关,所以不能快了,或者“十九大”之前不是时候,恐怕这些观点不能站住脚。

 

二、新三板为何必须发展:资本市场才是中国崛起的主战场

 

所以资本市场如果不起来,就没有金融稳定,因为今天中国这么多钱向何处去?必须引到资本市场,这才是一个中国崛起的主战场。而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来自交易所竞争的,北京交易所也就是新三板这个定位,一定要明确的告诉大家,告诉大家的时间,我们什么时候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告诉大家党中央国务院坚定发展“三板”毫不动摇的信心。所以这才是我们讨论一切问题的前提和关键,没有这一点我们讨论的技术问题不是在我们之间谈统一思想,而是要给监管部门,不要一改革一发展就是所谓的不稳定。

 

三、怎么办

 

(一)发展要从建立信心谈起

 

求稳不能求到死,似乎“死”才是最大的问题吗?稳定到极限就是死,什么都不动,流动性没有了,人们的信心也不再跳动。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今天在新三板这个发展上,我想就是要从建立信心谈起。至少大家要有所动作,有所呼吁,这么大的会议应该开出一点会议成果。现在监管部门能听大家的意见,我看今天主办单位可以根据这个会议给刘主席写一封大家对资本市场、对新三板发展的建议。

 

(二)分层目的是要解决流动性

 

那么谈到现在,信心问题谈完了,技术问题到底在哪?死结在哪?就是交易、就是流动性问题。一多万家企业,一天几个亿这跟死了是一样的。一动不动的还要把“死人”分层,怎么分层我也是“死”的,停尸房这格往上挪两格,本来挪一格好心人说挪一个也死,那就挪两格。领导也说“挪一格还死,别麻烦了”。

 

所以我们分层目的一定引进交易制度,交易制度不改革都是协议转让,分层有什么用?我们分层目的是要解决流动性、活跃性的交易,可是交易制度才是根本。现在三板是三种交易制度,我们都有。现在有协议,有做市商就是没有结合。所以三板分层和转让,交易制度改革这三个话题密不可分,为什么这么讲?如果三板的定位就是一个小学,你就是一个摇篮,就是刘主席说你是一个苗圃孩子一长大全都转到交易所去了,你就是一个选秀池了,还要什么了,顶多培育培育治理结构规范,跟这些人沟通沟通,做好小升初的准备似乎就完了。这个观点我认为是不对的。

 

集合竞价条件早就具备了

 

我们三板要发展成中国纳斯达克,要多发展几个层次,这里面必然涉及到现在交易制度行吗?集合竞价条件早就具备了。严格来讲去年6月份条件都具备,8月份可以开通,一次次的传递到现在。传递到现在大家都知道你帮我们分类,分到创新层这1000多家,我们图的是什么呢?图的是要么转板有绿色通道,你给我一个话,说这里可以有绿色通道,贯彻国务院总理《证监法》旨意,打通新三板,深沪交易所,特别是中小板的沟通。要么给这集合竞价交易制度,跟深沪交易所一样的交易。做市商是真金白银的买卖是券商信誉,那边是国家开的交易所。

 

所以说在这种背景,总得给我们希望,死结在交易制度上,搞一些非集合竞价。过去为了把地方股权交易所收起来,我在成都搞产权交易所发明一个词,要不然关了,不能叫“交易”只能叫“连续性转让”就能开通了。我们就想办法绕开政策,我叫“连续性股权转让”。所以不能叫“股”我们就叫“一个产权单位”所以产权交易所就是这么出来的。不能叫“股权”要叫“产权”不能叫“交易”叫“连续性转让”现在三板也在绕,只要让我开集合竞价,我搞非连续性集合竞价,又出来一个“非连续性集合竞价”我搞“间断型”的这事我知道,大概34月份讨论过。搞一个间断型的,每天9点半到两点,一个小时一次,两点到三点10分钟一次,两点503点一分钟一次。现在创业板三家最差的,最不活跃的企业,股东大概在5000左右,我记不清了,平均10秒钟交易一次。我们现在最活跃的大概有个,刚才看到都算上有4千股东,4000-5000个股东,一分钟才能交易一次,这就是三板和那边,那边最差三家一秒钟一次,我们这边最好的三家一分钟一次,差到哪去了?

 

我们股东也一样,号称15万开户数,深沪交易所呢?可能有一亿人开户,我们这15万人里边真正把这些原始股东关联股东带过来以后,一万人。你说这个市场能搞起来吗?

 

必须引入基金

 

第一个做市商的信誉,这样的话三板能够打开,但是做市商又怎么样呢?说券商谋私利,要原始股,没有起到做市,担负市场稳定责任的作用。现在这种制度凡是进来的,这种制度好人也得变坏,得生存啊。所以做市商制度死结,做市商的数量,基金那边得真往这里引,才能对应做市商。现在一千多做市商企业,之后怎么得一半吧,一半得有多少做市商呢?光靠券商行吗?基金那边得往这边输送,那边资格论定也是用试验搞10家,那还试吗?一万家拿出100家来做才行啊,来做最先进试验,集合竞价也好,大规模全频做市商也好,这才有意义。一百家对一万家能对1%啊。所以这种发展如果三板为了能够提前开放,咱们搞全板做市商制度,那做市商政策必须打开。

 

降低投资者准入门槛

 

除了做市商打开,门槛也得下降啊,现在这个门槛,刚才跟大家讲了500万证券资产,怎么让人进来呢?而且这个地方进来就死。所以说这是一个系统性的规划我呼吁很多次了,我说降到50万,现在别人50万,如果能降到100万这个地方就能火起来了,就能增加多少,会发生比较大质量变化,500万证券资产100万金融资产,再给好制度。纳斯达克就是做市商制度就能够起来,现在基金改革不配套,门槛那么高,哪哪都是要搞死的节奏,口头上要大发展,具体政策步步为营、步步严管,总得让它发展起来才能发现问题才能规范啊,现在一动不动规范什么?

 

门槛问题,可以分两步来,第一步先让大家看到从500万证券资产到100万金融资产。所以说我谈了我说的交易制度,三板要三种都具备。精选层就是集合竞价,创新层做市商,还有基础层节约资本。在分层之后交易制度的变革,同时在转板上明确跟深交所在一定的,只要把政策通道打开有什么难?三板我看现在就有具有条件的,可以慢慢培育引导,只要开一个口子大家就朝着股东、股权分散的方向走了。如果你不走的话到不了精选层,这里给大家自主权,当然也可以从创新层分杈,一部分人往自己精选层走,一部分让可以往中小创走。

 

转板

 

三板自己就是要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同时给我们挂牌的企业双向选择,愿意向深沪交易所转的,特别是中小板转的,这里面就应该有一条不叫绿色通道的绿色通道,这条通道就是一个问题。为什么挂牌非得来一次挂牌前IPOIPO非得上市绑在一起?没有必要,三板就在这里培育,200人过了符合条件了直接转板。就挂过去,到那以后在那个市场再去融资,有什么不可以?不要说非得搞一个IPO,按照IPO严格审核,一点都不肯照顾,三板反而成了累赘,这是给发展培育三板的基本态度吗?所以我们说要合作统筹。

 

推出精选层

 

所以说在这种背景下,我要跟大家谈的这个话题,因为时间关系,还有5分钟只能一起谈了。门槛问题、分层问题、转板问题,基本就是这三件事。所以我的判断既然三板有这么长的发展精力,今天国务院证监会领导赋予这么高希望,就应该让他大胆起来,现在挂牌一万家这里面起码要打开集合竞价,什么叫非连续性就是像深沪交易所集合竞价制度,我必须赞成集合竞价。一步步来!基础层一万家,创新层1000家,精选层总得来100家吧,我今天就在这里呼吁这个。

 

四、伟大中国梦建立在伟大资本市场基础上  

 

我一直认为,伟大中国梦建立在伟大资本市场基础上,没有资本市场就没有中国梦,这个我说了多遍了。最后我说这段历史演变!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把分层,转板门槛问题都点到了,如果你们满意的话我就最后再讲三句话,咱们下一步我的一点建议,前边就到这里了。

 

最后一句话,成功者属于最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也就是落实十九大精神抓经济,巩固中国梦,把资本市场老大难问题根本解决,我想第一个行动就应该是激活新三板,因此“十九大”开会,10月份到今年年底是一个关键点,即使改革红利没有把大门打开,至少改革红利要出台的声音是可以听到的,咱们大家年底测评,回过头来看,是不是。